<nav id="ie9ny"><code id="ie9ny"></code></nav>
<cite id="ie9ny"><kbd id="ie9ny"><noscript id="ie9ny"></noscript></kbd></cite>
  • <ins id="ie9ny"></ins>
  • <progress id="ie9ny"><mark id="ie9ny"><acronym id="ie9ny"></acronym></mark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ie9ny"></progress>
    <ins id="ie9ny"></ins>
    1. <ins id="ie9ny"></ins>

      新海南·書房 | 《南繁——筑牢中國飯碗的底座》:糧食安全是“國之大者”

      《南繁——筑牢中國飯碗的底座》

      作者:楊沐

      海南出版社出版

        【內容簡介】:

        《南繁——筑牢中國飯碗的底座》由海南作家楊沐采訪創作,圍繞水稻、玉米、瓜果、棉花等四大南繁品種,展示南繁60多年的發展歷史。該書飽含深情地講述了鮮為人知的南繁故事,著力塑造了吳紹骙、袁隆平、謝華安、吳明珠、李登海等南繁科學家“偏愛南繁勇闖千里關,不畏艱難敢行萬里路”的生動形象,謳歌了南繁人“種濟天下”的家國情懷。

        【內容節選】:

        第二章 艷陽青碧水稻田

        一 “鶴稻”啟示

        1961年,31歲的袁隆平還沒有娶妻,他在黔陽專區農學院 (后改為安江農業學校)已經工作了8年。恰逢三年困難時期,學校因為缺糧而將學生遣散回家。這種事情不僅僅發生在黔陽專區農學院,當時許多工廠、學校、商店都遣散人員回鄉,以減輕城市缺糧的壓力。學校的200多名教職工因為有口糧供應沒被遣返,其他沒有編制的工勤人員,比如說食堂的師傅和試驗田里的農工,都只能被迫返鄉。30多歲的袁隆平感受到無糧的威脅,這感覺在他 8歲那年,母親帶著全家躲避日寇,從漢口顛沛流離逃往重慶時也有過。他也有另外的危機感,比如,學校如果被撤銷了,自己怎么辦?但他生性樂觀,這種危機感在腦子里想想就很快過去了。不過他的生活還是發生了一些變化,比如,因為總是處于半饑餓狀態,他喜歡的游泳便不再堅持;小提琴呢,依他的理解,琴聲應該在歡快的日子拉響,而校園里沒有了生龍活虎的學生,小提琴拉得也了無情趣。教師們忙著找點能吃的填肚子,袁隆平也會跟同事們上山挖一些含淀粉的根充饑。這情形實在令人沮喪。

        袁隆平畢竟是個天性自由又樂觀的人,也是一個愛琢磨的人。后來成為老搭檔的羅孝和說:“他腦子一刻也不能停。”既然不上課,時間這么多,年輕的袁隆平就琢磨著總得干點什么——事實上,他一直認為不干出點什么便是枉費人生。他是教遺傳學的,學校開的遺傳學課程教授的是米丘林的環境遺傳學。這一學說從1952年開始,就成為中國遺傳學界“唯一的遺傳學說”,并變異為許多“奇跡般”的對農作物的改造,“無性雜交”就是其中非常誘人的一種,因為按此邏輯可以創造新品種。是啊,新品種!從來沒有過的品種被你創造出來,多么誘人!多么激發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!這很符合新中國蓬勃向上的社會氛圍。餓肚子的時候,人們就想著怎么讓農作物增產,恨不得楊樹、柳樹上都能長出可以充饑的果實——那么粗壯的一棵大樹,假如結滿了紅薯、土豆、蘋果,很多人不就可以填飽肚子了嗎?這當然是童話般的想象。

        袁隆平是西南農學院本科畢業生,他沒有跟風去搞那些沒有科學依據的東西。他做了一系列的嫁接試驗,比如用月光花嫁接紅薯——想要利用月光花光合作用強的特點增強紅薯的光合作用,增加淀粉合成量,從而提高紅薯產量。他做的試驗第一年確實收獲了超大紅薯,地上也結了種子。但是第二年他將嫁接產生的新品種種子播種后,卻被打回了原形——長出的還是月光花,地下也沒有長紅薯。許諾的新品種呢?沒有出現!根據米丘林的環境遺傳學,袁隆平還搞過番茄嫁接土豆、西瓜嫁接南瓜等試驗,結果呢?西瓜嫁接南瓜結出的四不像,可真不像什么新品種。袁隆平和科研小組的學生一起嘗了這個四不像的瓜,它既不甜也不 香,西瓜和南瓜的優點都不沾,它根本不能算什么“新品種”——試驗失敗!是啊,年輕人都是在失敗中成長的,袁隆平就是從失敗的試驗中開始了懷疑:影響作物遺傳本性的是基因,而不是無性雜交、環境引誘、風土純化等米丘林學說鼓吹的那些外在因素。1961年,袁隆平已連續3年遭受試驗失敗,他仰望天空,在心 里問了十萬個為什么。

        從1953年大學畢業到安江農校做教師開始,袁隆平用了差不多8年時間,通過自己的試驗否定了米丘林學說。他當然不敢聲張,只是在行動上繼續一個青年科技工作者的探索。連續幾年失敗的實踐讓他認識到,科學必須搞試驗,靠實踐說話。這個道理,袁隆平用了8年重新認識。如果沒有這8年“認真地開始,滑稽地結束”的試驗,他怎么能重新確認決定作物品質的是基因?說通俗一點,基因就是種子里包含的遺傳信息。這個觀點很快也在農民那里得到驗證。一天,他被派到農村搞社調,在村里看見幾個農民擔著稻谷從山上下來,他打聽得知,原來農民是去山上換稻種的,他頗為書生氣地問:“何以擔這么遠去換種子?” 農民答:“山上的種子好些,產得多一些。”然后他們說了一句讓袁隆平記了幾十年的話:“施肥不如勤換種。”袁隆平如夢初醒,什么“環境決定論”,世世代代的莊稼人早已總結出了農作物高 產的秘密——勤換種。讓他暗自難為情的是,自己學的是農藝學,教的是遺傳學,倒要由農民告訴自己這個淺顯的常識:決定農作物產量和品質的是種子!他后來反省,如果自己早點到農民中間轉轉,或許早就聽到這句話了,就不用花費8年時間去做什么番茄嫁接土豆等勞而無功的試驗了。

        這件事讓袁隆平意識到,一個農業科技工作者除了悶在試驗田里搞科研,還要到農村去,才能真正了解農民到底需要什么。

        讓袁隆平深為觸動的,還有一次農村社調。當時,國家鼓勵 機關事業單位的干部到農村社調,一個村子里除了他們學校的教師,還住著省里、市里的社調干部。在安排生產時,省里的社調干部說了算,他們重點講水稻生產,講水稻種植技術,散會時才順帶交代一聲:“別忘了紅薯該育苗了。”袁隆平突然意識到,在這里,紅薯只是農業生產的一個“搭頭”,那么搞紅薯研究能有什么出息呢?于是他從研究紅薯轉向研究小麥,在學校的試驗田搞小麥的密植試驗。可是有一天,在黔江專區的一次農業科技會議上,他偶然看到一份全國小麥會議的內部交流資料。該資料顯示,湖南的小麥產量在全國產麥區位于倒數第一。既然氣候條件 決定了湖南90%的糧食產量來自水稻,那么研究小麥究竟有多大意義呢?

        社調經歷和同行交流,拓寬了袁隆平的視野,他從一個悶頭搞試驗的“書呆子”逐步轉變成一個用心關注農民想要什么,社會想要什么,甚至是國家想要什么的實干型科學家。

        這時的中國還沒有雜交水稻這一概念,世界上或許有研究雜交水稻的,但是國內沒有相關介紹。不過當時雜交玉米的研究和推廣正方興未艾,不斷傳來玉米雜交種大幅度增產的消息,通過種子雜交而提高糧食產量,在玉米和高粱那里已經得到了驗證。只不過,水稻是自花授粉作物,遺傳學界已經得出結論,自花授粉作物不具備雜種優勢利用的條件——先不管這些!

        既然湖南的主糧是水稻,就沒有理由不在水稻上攻堅;既然在各種試驗中蹉跎了七八年,就沒有理由不多嘗試一下;既然學校停課、教學停擺,缺糧問題是當下國家、民族最大的困 境,那就沒有理由不迎難而上。注意,這時袁隆平還沒想到水稻這種自花授粉的作物也可以雜交,他只是在農家種里選種。

        【作者簡介】:

        楊沐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海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,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副主席。著有長篇小說《雙人舞》《板塊漂移》《一日成仙》,小說集《阿納提的牽馬人》《天下潔白如哈達》《飄逸的海島》。2022年2月,被中國作家協會授予“深入生活、扎根人民”主題實踐先進個人。

      責任編輯:胡雅瀾
      • 新海南手機客戶端

        用微信掃一掃
      • 南海網手機客戶端

        用微信掃一掃
      • 南海網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用微信掃一掃
      • 南海網微博

        用微博掃一掃

      海南文體

      娛樂文體活色生鮮 進入欄目
      欄目推薦
      關于我們 |  廣告服務 |  技術服務 |  法律聲明 |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     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-2022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:(86)0898-66810806  傳真:0898-66810545
  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966123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:nhwwljb@163.com
  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瓊字001號
    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瓊B2-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: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:46010602000273號
      本網法律顧問: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
     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
      国家统计局